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日报 > 十版 正文

【文摘】从前的水

来源: 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作者: 桑飞月   2015-10-09 05:23  编辑: 杨阳


  桑飞月

  古人烹茶,讲究用水。清人喜用“梅水”,即梅雨季节里攒下来的雨水;格调再高些的,用雪水。如《红楼梦》中,妙玉于栊翠庵给贾母献茶,贾母问:是什么水?妙玉答:“是旧年蠲的雨水。”及至到了宝钗黛玉跟前,则因另一番情意,改用了五年前收的梅花上的雪。

  而茶圣陆羽则认为,烹茶,最好用山中石地上慢流出的新泉之水。见《茶经》五之煮:“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其山水,拣乳泉石地慢流者上;其瀑涌湍漱勿食之,久食令人有颈疾。”但,如贾府之远山者,山泉水难得,怕也只好以梅水雪水为上了。但也有说梅水雪水甘滑胜山泉者,概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吧!

  但,不管梅水雪水还是山泉水,都会让我们觉得,古人之生活,真细致!喝个茶,就要费这么多力气与神思,现代人简直不敢想。现代人只习惯伸手拿来那些便装饮料,咕咚咕咚灌下去,然,灌着灌着,问题出现了……有时,你不得不佩服古人,他们那些貌似形而上的腔势里,实际上暗藏着玄机。——水呵,乃生命之给养,怎么可以不细致?可如若你也想像古人那样儒雅地贮水烹茶,恐怕不太能够了。因为现在的水,比不得从前的水了。从前的水,干净!

  然,待我及至一个叫双溪的江南小镇时,心情禁不住愉悦兴奋起来。因为这个小镇上的人讲究茶道禅,而且还守护着一口“陆羽泉”。据有关史料记载,“安史之乱”期间,陆羽曾从湖北天门来到浙西的苎山隐居,自号桑苎翁,著《茶经》三卷。后又寓居于余杭将军山山麓的双溪,在此品泉试茗。自此,这个镇子上的人,便开始跟着陆羽,思考起生活的禅意……

  抵达时,是清晨,雾霭中的小村镇很是静谧。但树上的鸟儿醒了,老人也醒了,他们相伴着,在溪畔散步;也有人在抖空竹、滚铁环。街边有个早餐店,卖着豆浆,油条……饭罢,有人踱进茶馆,要了份大碗茶,准备听说书。也有坐在露天茶座上听戏的,旁边的茅亭里,总有人在唱戏。

  这情形,让人想起了木心的诗《从前慢》: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这首诗所怀念的那种慢生活及相关元素,在双溪,你基本都能找到。对了,这里也有一把好看的锁,是把很大的禅茶锁,它一锁,双溪人就懂了……

  双溪,得名于上游两条溪水在此汇合。故而,此处溪面较为宽阔,水愈清冽。至于它的柔情与古意,则要乘竹排去感受了。

  是日,因久雨初晴,天格外的蓝,竹格外的绿。溪面涨了水,但依旧碧澄,如一条墨绿色的大翡翠,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它的流动。溪边浅滩上,几只白鹭在觅食,缓慢的步态中流露出一种优雅的风情……

  其实,不管是“陆羽泉”,还是双溪,归结到一个字,那就是“水”。水,乃万物之本,一个懂得爱水惜水的地方,才是最有前途的。回去的路上,身旁的朋友说,以后城里人估计都会欢喜朝这边跑的。是的,因为这里,流淌着从前的水!

  (摘自《扬子晚报》2015年9月1日)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