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日报 > 十版 正文

绚丽甘肃:明末兰州,一副对联钩沉的王朝旧事

来源: 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作者: 王家安   2015-09-22 07:38  编辑: 樊醒民


  滚滚车流,穿梭于今天的兰州市庆阳路,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路旁兰州博物馆院内一座饱经沧桑的白塔。殊不知,塔身上一副平常不过的砖雕对联,背后却是一个大明藩王波澜起伏的王朝旧梦。

  王家安

  “省垣附近,遥遥可以望见,足证塔身之高,建筑之雄”

碧血碑拓片(资料图)

  半个世纪前,兰州博物馆还是昔年的白衣寺。这座古寺,因供奉白衣送子菩萨而得名。数百年来,坐落兰州城东,许多人都说不清它建于何时,但寺内一座高耸的佛塔,却成为旧时兰州的地理坐标。

  在清人所绘《金城揽胜图》中,巍巍佛塔赫然在列。后经测量,塔高25.8米。这个数字,已超过当时建筑的普遍高度,仿佛如今耸立于市尘的高楼,引人注目。民国《兰州楹联汇存》描述,“省垣附近,遥遥可以望见,足证塔身之高,建筑之雄。”

  与两山宝刹相比,白衣寺并非巨制,数百年来能引人注目,完全得益于这座塔。塔名白衣寺塔,是东土与天竺佛塔完美结合的覆钵样式,其样式特点是方形塔基之上,实体塔身像一个倾覆的钵体凸起,其上每层,塔身依次叠加,由大到小呈锥形排列。有趣的是,有人说这座佛塔没有按佛教的建筑惯例,建成单数层级,而是双数12层,至于缘由,至今争论。也有学者指出,12层塔身下面的凸起钵体其实也应算作一层,这样,13层的佛塔并非所谓特例。

  佛塔的始建年代,此前都模糊不清。直到1987年前后大修缮时,人们从位于塔顶的佛龛中,发现了一部残存的佛经,佛经末端有一行“明第六代孙淳化王发心命工梨造”的墨迹。梨造,即是立造。淳化王自称明六代孙,按照太祖朱元璋定下的传承序位,他应是第二代肃藩淳化王朱弼果(1556—1583),以此推算,这座塔距今建造已450个年头。见证了金城兰州近四分之一的建城史。

  此前,有关佛塔的较早记载,是万历年间,一场突来的火灾。随后,崇祯四年(1631年)又经重修。重修时的佛塔,塔顶加设了绿色琉璃法轮,愈加庄严华丽。在8面、12级的塔身,每级每面还各开有一个佛龛,每龛各供奉一尊佛像,共计96尊,俨然一塔托起的佛国世界。

  塔身南部最下端,有一大龛,内塑佛像三尊,其中主奉者,便是寺庙及佛塔因之得名的白衣送子菩萨像。近五百年来,这尊身形多次重塑,但精神久驻的佛像,一直在静静凝视着金城的岁月更迭,祥和而静谧。尤其每当初晨,装置于塔身每级檐角的风铃,随着晨曦中的微风,与寺内禅钟合奏共鸣,清脆悦耳,铃愈动而寺愈静,别有一番禅机。白衣寺的“古刹晨钟”,也自然成了老兰州人眼中的“金城八景”之一。

  不过如今,晨钟已经逝去,檐角的风铃也所剩无几,稀落的声音早已遮掩不住门外来来往往的车流声响。倒是白衣菩萨那佛龛两侧的题额,依旧钩沉着故事。在那个最大佛龛两侧,有一副砖雕对联,龛顶是一砖雕匾额。砖联不大,约1.2米。工整的楷书写到:

  玉柱玲珑通帝座,金城保障永皇图。

  联文不过是歌功颂德的字句,再配以“耸瞻震旦”的横额,浑然一份江山永固的“祈愿书”,就笔法意境而言,这楹联与匾额并无可厚加。在古代官修寺院,这样的手笔随处可见。

  而这里的独到之处,则在于横额上“太华道人”的四字落款,以及“崇祯辛未孟夏之吉”的一行年款。

  崇祯辛未,公元1631年,恰是火灾劫难之后,白衣寺塔重修的年岁。

 [1] [2] [3] 下一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