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日报 > 十一版 正文

【探索·人文】抗战时期国际援华大通道上的甘肃

来源: 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作者:   2015-08-21 07:25  编辑: 郑唯


援华物资通过甘肃交通运输线运往抗日前线。

援华苏联飞行员。

  (本版图片均由省委党史研究室提供)

  省委党史研究室

  核心提示

  全面抗战爆发后,中国急需国际方面的援助。先后在西北、西南、沿海等地建立多条国际援华大通道,其中西北国际援华大通道建立时间较早、持续时间最长,其建立和发展与当时的共产国际和苏联有着直接的关系,也与在延安的中共中央有着重要的联系。甘肃,是这条大通道不可或缺的重要支点。大量军事物资、还贷物资的转运和与苏联之间人员的往来,无论航空还是陆路运输,甘肃都是必经之地,其中陆路交通在甘肃境内东西长达近2000公里,是举足轻重的路段。省会兰州,位于西北大后方的中心,是中苏空军重要基地和物资转运地,甘肃为国际援华大通道的开辟

  A中共甘肃工委和八路军驻甘办事处领导和推动了甘肃抗日救亡运动的发展,为保证国际援华大通道畅通做出贡献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中国抗日战争全面开始。在中国共产党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基础上,国共两党再度合作,共同抗日。9月2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了《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蒋介石随后又发表了有关国共合作的讲话,标志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国共合作的新形势,为西北国际援华大通道的开辟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和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由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主力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后,开始在国统区一些主要城市陆续设立办事机构。在兰州、西安、迪化设立的八路军办事处立即开始工作。西安八办侧重于同延安中共中央的联系和向东同国民党方面的联系,新疆八办受中共中央领导,负责向西直接同共产国际和苏联联系,兰州八办,处于大通道的中间位置,起着连接东西的重要桥梁作用。这样的布局,使延安、西安、兰州、迪化(今乌鲁木齐)直至苏联连成一线,保证了大通道的紧密连接和更为有效地发挥作用。

  八路军驻甘办事处设立后,立即开展了多项重要工作。首先是建立甘肃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营造抗日救国的西北战略大后方。中共中央代表谢觉哉亲自做甘肃省主席贺耀祖的工作,使其由最初的消极转变为积极,在抗战动员上积极配合中共的工作。八路军驻甘办事处与随后建立的中共甘肃工委积极领导全省人民开展了抗日救亡活动,将一切愿意参加抗战的人士团结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使得甘肃全省出现了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潮,抗日救亡团体纷纷建立,比较活跃的有省外留学生抗战团、西北青年救亡读书会、西北青救会、甘肃青年抗战团、伊斯兰学会、回民教育促进会、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甘肃青年抗敌自卫会、在乡军人抗日联络会等组织,仅青年抗战团组织就在全省发展到72个。各族群众捐款捐物,积极支持前方战线,据统计,抗战期间,甘肃各族人民先后为前线捐款捐物合计金额达18亿元之多,其中,仅粮食就达320万担。报名参军上前线的青年也很多。据记载,仅1937年,甘肃省每个月的从军人数就达5000人,1938年以后则为每月2000人。据《甘肃省民政志》、省档案馆馆藏档案记载,抗战时期牺牲在抗战前线的甘籍将士达5049人。充分的动员群众,不仅为支援抗日战争之所必需,也为西北国际援华大通道的巩固打下坚实的群众基础。

  1936年11月25日,德、日两国在柏林签订《反共产国际协定》。苏联为避免两线作战,开始筹建欧洲集体安全体系和太平洋集体安全体系。11月,苏联政府向苏联驻华大使鲍格莫洛夫发出指示,授权他向蒋介石的南京政府表明苏联的态度,建议在目前阶段签订一个广泛的友好条约,许诺向中国出售飞机、坦克以及其他军事技术设备,并可提供贷款,中国在10年内以锡、钨、茶、丝绸等商品偿还,并提出很多具体措施,如提出帮助训练中国飞行员、坦克手,在万不得已时向中国西北的某个学校派遣教官;当唯一一条经甘肃联系中苏之间的交通干线受到日本威胁时,只要中国军队提出请求,苏联将派出飞机和坦克联合部队加入保卫交通干线的中国部队,保卫交通线;建议成立苏中航空公司,经营从苏联经迪化、哈密、兰州、西安、南京到上海的航线。1937年3月,共产国际通过决议,令鲍格莫洛夫再次向中国重申拟签订条约的上述内容。然而,蒋介石最初还把援助幻想寄托于美英等国家,对与苏联签约有些犹豫。直到“七七事变”爆发,蒋介石才下决心与苏联签约。8月21日,《中苏互不侵犯条约》在南京签订,条约中主要内容与之前提出的是一致的。条约一签订,苏联方面立即付诸实施,西北国际援华大通道建设提上日程。除在迪化、哈密设立苏联代表处外,10月,苏联军事代表处和外交代表处相继在兰州设立,并在两国签订贸易条约后,又设立了商务代表处。兰州八办根据中央指示,始终与苏联代表处保持紧密的联系。1938年初,党中央派伍修权到兰州担任八办第二任处长,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伍修权熟谙俄语。八办还派出语文程度高的党员张一悟到苏联代表处去教中文,以便于两国人员的语言沟通。八办与苏联军事代表处接触较多,尤其是军运物资的接转上非常频繁。伍修权曾回忆:“接受并转运来自苏联和新疆的各种物资。当时苏联曾经支援我们一部分物资和军事装备,还运来一部分马列主义的中文书籍。这些物资通常是从苏联长途运来,有时只经过兰州,仍由原车运出兰州送到解放区”。

  另一方面,兰州八办与外交代表处的联系也不少,因为兰州的地理位置最为重要,是通往苏联的必经之处,所以,延安与苏联之间人员往来,这里就成为重要的接待站,据统计,党的许多重要领导人和一些知名人士就是在兰州,通过八办与苏联代表处的联系,乘苏联飞机或汽车到迪化再转道莫斯科的,如周恩来、任弼时、王稼祥、蔡畅、邓颖超、邓发、贺子珍、蔡树藩、刘英、萧三、刘亚楼、李天佑、高自立、滕代远、王明、林彪、陈昌浩、冼星海等都在兰州八办住过,返回延安时也是如此。因此,周恩来总理曾经亲切地称八路军驻甘办事处为“革命的接待站,战斗的指挥所”。这个极高的评价恰如其分,八路军驻甘办事处和中共甘肃工委的建立,使得甘肃的抗战活动有了中心,使各族民众及时了解到抗日前方更多情况,了解我们党坚持抗战、团结抗战、全面抗战的政策主张,提高了甘肃人民的政治觉悟,极大地振奋了抗日爱国热情,掀起了抗日救亡的热潮。尤为突出的是,这个抗战中心在甘肃的建立,在保障西北国际援华大通道上发挥了不可低估的重要作用。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3] 下一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