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日报 > 十二版 正文

【读书】一座山脉的形成

来源: 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作者: 黄灿   2015-04-08 06:57  编辑: 穆好强


  黄灿

  想象你正站在一座山的山脚。山高9100米,你孤身一人,要徒手征服高山。这座“山”并非由土石或冰块构成,而是海水从海中直接隆起,以四十五度角的坡型,矗立在大洋之中。

  而你知道自己最终会完成这一壮举。

  这就是科幻作家刘慈欣在《山》中描绘的场景。2014年,由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隆重推出的“中国科幻名家获奖佳作丛书”震撼上市,这套10卷本的大型科幻丛书由著名科幻专家董仁威、姚海军联袂主编,其中专属刘慈欣的小说集《中国太阳》选录了该篇小说。小说描绘了一位狂热的登山者冯帆与“海之山”的故事。在一次珠峰冲顶的行动中,因为突然的事故,冯帆不得不放弃四位队友。受到良心和舆论谴责的他将自己放逐到远洋船上,以此躲避高山。不曾想莅临地球的外星飞船,因为其质量导致的巨大引力作用,在赤道附近的海面上拔起了一座海山。海山唤起了冯帆冲顶的冲动,他再次向山顶进发,只不过,这一次是游向山顶。

  2000年,被公认为中国科幻文学领军人物的刘慈欣连续创作了《地火》《流浪地球》《乡村教师》等多部沉郁厚重的作品。在这些作品中,底层人类的苦难与坚韧作为背景烘托着时代和世界的巨大变化。虽然作品中不乏希望,但更像是一首首雄浑的悲歌。与之相比,写于2001年的《中国太阳》,便像是作者心中“中国梦”的个人化表达。主人公水娃来自贫瘠的西北农村,他的出场一点也不“科幻”:“水娃从娘颤颤的手中接过那个小小的包裹,包裹中有娘做的一双厚底布鞋,三个馍,两件打了大块补丁的衣裳,二十块钱。爹蹲在路边,闷闷地抽着旱烟锅。”

  在山西娘子关电厂工作了三十年的刘慈欣显然没有远离当代中国的底层现实。这样的场景反复地出现在他的小说里,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真实地生活在中国大地上的人物,他们不断出现在从《地火》到《三体》的一系列作品中。且看《中国太阳》中的章节标题:人生第一个目标:喝点不苦的水,挣点钱;人生第二个目标:到灯更多水更甜的城里,挣更多的钱;人生第三个目标:到更大的城市,见更大的世面,挣更多的钱;人生第四个目标:成为一个北京人;人生第五个目标:飞向太空擦太阳;人生的第六个目标:飞向星海,把人类的目光重新引向宇宙深处。水娃的六段人生仿佛是六段阶梯,从西北农村,一直通向无尽宇宙。这种从凡人寻常小事逐级上升的叙事是刘慈欣特有的浪漫情怀,而其中技术细节的严谨扎实,是他实现这种浪漫的坚实保障。作为一名“理科男”(他的本职工作是计算机工程师),刘慈欣严密的逻辑思考和充分的知识储备,使他笔下的“中国梦”多了几分现实代入感。而典型的刘慈欣式美学正是在这样的结构中升起:宇宙在残酷背后展现让人惊叹的美,又在惊人的美后面蕴含着无比残酷的生存法则。

  文明的毁灭——自救主题,最终演化成了不同文明的生存竞赛。在《人与吞食者》中,地球受到吞食者文明的灭族威胁,而吞食者文明,本身亦不过是太空中苦苦求生的一支,吞食是他们必不可少的求生手段。在生存的压力下,简单的是非对错被物种竞争所取代。虽仍有价值判断,却亦不乏惺惺相惜。这种关系在《三体》中再一次出现了。人类与外星人死战,但那不是出于正义与非正义,而是为了各自的生存而挣扎。从这一点上说,刘慈欣以一种科技理性的目光,对传统的道德进行了重新的审视和质疑。当我们跳脱出人类中心的自我膨胀的圈子时,我们与万物,与其他智慧种族都处在一种平等的关系上。人类经过多年进化,本已处于地球食物链顶端。可当我们置身于宇宙的森林中时,我们再一次回到了被捕食者的位置。这一重新定位,不啻为一位技术理性至上者为我们敲响的警钟。

  这就是刘慈欣想带给我们的世界——宇宙是危机四伏的,然而又瑰丽无比。它呼唤着我们去探索,去远航。飞过火星、木星、海王星、奥尔特星云……飞出太阳系,飞出银河系的猎户座旋臂,甚至飞出银河系。就像《山》中泡世界飞船驾驶员所说的,山总是存在。既然山在那里,就要去探索和挑战。如此看来,刘慈欣这座高峰,亦不过是我们想象力宇宙中峰峦迭起的群峰中的闪亮一角罢了。

  而你,准备好登山了吗?

  (《中国太阳——获奖佳作珍藏版》,刘慈欣著,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