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日报 > 十一版 正文

【百花】谁又去了远方

来源: 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作者: 段芳   2015-04-07 06:33  编辑: 穆好强


  段芳

  记不清谁说过:“只要是能容纳我们顺心地活着的地方,就是全世界最无敌的乐园。”

  今天,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站在这个都市的八楼,看着眼前高高低低、远远近近的楼群,默想发呆。

  风送着微云丝丝悠悠,闲散慵懒地由此及彼,由彼及此,在三十多层高的楼顶飘荡。新建的楼群恢宏、高大,深蓝色的仿欧式尖顶,城堡一样,给人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秘,咖啡红的颜色,宽大通透的落地阳台,彰显着它的体面、尊贵与实力。那规模以及高耸入云的样子,着实气派。

  楼下铁栏围墙内,是小区精致的绿化与景观。小桥、流水、林荫道,假山、雕塑、游泳池,应有尽有。很有“收美景于咫尺,纳天地于一隅”的气概。

  残破、老旧的四层楼房就夹在这样的高楼大厦中,像个灰姑娘似的,不但羞涩,而且多少有点惨不忍睹。但它却是苦工一族最实惠的庇荫。

  楼顶边缘是一圈用破旧木板围成的栅栏,翠绿的藤蔓在栅栏上蜿蜒缠绕,橙红的小花,淡绿色的豆角,让人心生喜悦。熟透了的西红柿垂在叶间枝头,若隐若现,娇艳欲滴,新嫁娘似的给人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涩美。海棠、月季、三角梅像小姑娘的脸般明丽灿烂,笑盈盈地开得正繁密。母鸡昂首挺胸,姿态傲慢地带着小鸡悠闲地散步,红公鸡爬上了木屋旁垒高的青砖,捯饬好两脚后,扇了扇翅膀,伸长脖子“呕—呕—呦—”地打起鸣来。男人着肥大的短裤,光着酱褐色的臂膀,在低矮的小木屋里出来又进去,进去又出来,一会儿拿喷壶向菜园洒水,一会儿剁了菜喂鸡。女人洗着衣服,哼着小曲“上河里的鸭子,下河里的鹅,一对对毛眼眼找哥哥……”

  隐隐约约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女人一边在围裙上擦着两手,一边麻利地向小木屋跑去……

  眼前的场景,让我一时间神情恍惚。觉得他们一定是穿越了!他们是否从上古而来,这样质朴与格格不入,竟然让我有一种强烈的、不容置疑的部落感。

  祖祖辈辈稼穑为生的你们,即便走到天涯海角,都不会忘记农桑对生存的重要,总是用瘦弱的肩膀撑起一片天空。其实,你们才是社会坚实的脊梁。

  我在川流不息的大街上常常看见你。锅、碗、瓢、盆,被、褥打成一个大大的包,绳索深深地勒进臂膀里,背在瘦骨嶙峋的背上,蜗牛一样穿行于城市熙熙攘攘的大街小巷,神情不安地过马路、挤公交、挥汗如雨……每每与你擦肩而过,看见你表情茫然,目光散淡,岁月的辙印刻在酱色的脸上犹如黄土塬的沟壑,总给人一种“满面尘灰烟火色”的困顿。不知为什么,常常让我有一种欠你什么的不安与心虚。

  我常想,E时代的人,前卫、时尚,持一卡轻松自如走天下,步伐自信,状态潇洒。而你这样负重,要到哪里去讨生活?在人如潮、车如海的大都市,你迷茫吗?你受过歧视与刁难吗?你一定遭遇过不公正或者屈辱,甚至有时讨不到工钱。当生活受困,邪恶来袭,你是逆来顺受呢,还是可以用瘦弱的身躯斗智斗勇?

  一群鸽子在楼顶盘旋,灰白色的羽毛在太阳下透亮如闪动的光源,更映衬着天的寥廓与深远。

  傍晚时分,月亮早早地升起来了,大而圆,面盆似的立在楼顶。抬头仰望最顶端的窗户在浩渺的虚空,星星一样射出的亮光,在不可知、不可控的高空里,是那么不接地气和孤独,住在上面的人是否会有一种脚找不到地的眩晕和不踏实呢?我想。

  溶溶的月光下,黑魆魆的南山、树木、高楼、木屋,进入梦乡的人们,一切的一切被天幕统一平等在无边的空洞里,漫漶成了一幅硕大无比、美轮美奂的人间水墨画。

  天静谧,月朦胧。有火车声“哼哧——哼哧——”远远地匝地而来,像大地的喘息与吟唱。

  天幕下的火车逶迤前行。是谁,又背着行囊,带着亲人的期待与寄托,去了远方。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