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日报 > 十二版 正文

【生活】豆腐花

作者: 稿源: 甘肃日报  2012-10-11 05:58


  

  □张怀群

  豆腐也开花,真的。豆腐花不为看不为闻也不结果,而是吃,要吃豆腐花,除非到泾川来。

  在南原的高平一带,水从十几丈深的井里用轱辘绞上来,水经过世界上最厚的黄土层过滤之后,白白亮亮,不涩不咸。这样的水,正适合做上等豆腐。

  泾川豆腐的做法,大致与全国各地做豆腐的地方相同,只是水好,使外地豆腐不可企及。有些地方的豆腐,软散稀松,非炒烩不可食,而这里的豆腐成方成块。怎么打撞也不烂坏,但也绝不是坚硬之物。掰一块就那么吃,奇香,不酸,无豆味。常常把热豆腐用利刃划下,在手掌内划成方块,入小碗,调盐及辣子油搅了吃,就是一大风味小吃。

  豆腐花常常在鸡叫时分吃。白天忙,夜里磨了,过滤、杀浆、搅和、烧开,烧了一锅又一锅,在沸腾的豆腐汤内,如点上大人娃娃去阴坡沟边崖上刮的缄土沉淀的水或卤水,就是豆腐;如点上石膏水,就是豆腐脑;而烧开的豆腐什么也不点,连汤带豆腐舀于碗里,就是豆腐花。因为豆腐汤烧成沸腾状,一下一下沸腾出涟漪,真正如开着花,就成了一锅豆腐花,确实好看。舀了,调入盐醋蒜泥熟油辣子,红紫白绿相间,豆腐花还要在碗里开出老高,母亲就在连着锅头的土炕前推大的搡小的,儿子女子眯着眼打着哈欠,在此时尽情体验慈母的爱心。孩子睡意太浓,欲哭欲闹,母亲说:快吃豆腐花。孩子马上明白了,有力气了,浑身不软不困了,你一碗他一碗吃起来,比豆腐脑还好的是豆味原始,无任何化学试剂加入起反应,豆腐自然形成的块很大,嫩,可嚼,有汤。那嫩那鲜那绵软滑香却是豆腐脑怎么比也比不过的一种味,一种美味,如开水里泡入晒干的罐罐蒸馍,吃起来另是一番味儿一样。吃三碗豆腐花,天就明了。日后,无论走到天下哪一个角落,无论成就大小地位高低,那童年在腊月下旬鸡叫时分吃豆腐花的记忆都会愈久愈醇。

编辑: 杨伟玲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