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日报 > 六版 正文

【社会视点】“点号”故事:一个班长三个兵(图)

作者: 本报记者 周玉兰 齐兴福 稿源: 甘肃日报  2011-10-14 01:23


  “点号”,是部队对一些分散执勤点的概称。在浩瀚的巴丹吉林沙漠边缘,有一个被称为“37”号的“点号”,这里虽然只有4名战士,但他们却肩负着保卫我国载人航天工程雷达测量设备的重任。“天宫一号”发射前,记者走进“37”号,走进一个班长三个兵的工作、生活。

  战士们每天负责站点的所有事情。

  一个班长三个兵,坚守“37”号“点号”。本组图片均据本报记者 郁婕

  A 一个班长三个兵

  戈壁、荒漠、海市蜃楼。采访车沿着一条笔直的公路向巴丹吉林沙漠挺进。许久,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簇绿色,这就是“37号”。

  在浩瀚的巴丹吉林沙漠中,“37号”就是一个可爱的绿色小圆点:钻天的白杨,摇曳的红柳,构成一方幽静的小绿洲,红色的营房就隐落在这片绿色之中。“报告,我是上士班长董建涛!”听说记者要来,“点号”班长董建涛老早就在门口迎接。“这是下士胡胜龙,新兵高占波,新兵倪鹏!”董建涛一一向记者介绍“37”号的成员,一个标准的军礼,一声响亮的报告,小小点号的成员让人眼前一亮。“37”号的营区分为前后两个院落,院子被绿化带分割成几个规则的方块。虽然时至深秋,树枝上挂着许多枯黄的树叶,但走在营区内,却很少在地面上见到落叶,整个营区显得格外整洁。

  战士的宿舍位于后院,2人一间,共两间。走进宿舍,内务卫生整洁有序,被子叠得像豆腐块一样,雪白的床单连一个皱褶都没有。“我们‘点号’只有一个班长三个兵,一共四个人。”董建涛是这里的最高“长官”,浑身上下透射着军人特有的威武与刚毅。“能分到‘点号’的兵都比较乖巧,性格温和。”董建涛说,因为“点号”地处大漠深处,任务单纯,生活单调,“脾气暴躁的人根本待不住”。

  与战士们相处了一会,记者就切身体验到了他们的“温柔”:来自湖北的胡胜龙入伍5年,言语不多,而去年年底刚刚入伍的高占波和倪鹏更是显得拘谨。

  B 训练学习种蔬菜

  走进了“点号”,也就走进了战士们的生活。

  “点号”的一天,是在闹铃声中开始的——每天早上6时30分,董建涛床头的闹钟便会准时响起,这是这支小部队的起床号。

  5分钟洗漱,15分钟整理内务。6时50分,值日生去食堂做早餐,其余3人则要进行长跑。

  8时,部队进入操课时间,当天所有的工作就按照之前预定的程序依次实行。

  营区宿舍门前的一块小黑板上,记者看到了当天“点号”的工作安排,上午:打扫环境卫生、温室劳动、树木浇水;下午:设备维护、党团生活;晚上:看电视、政治学习。

  营区最前方是一处菜园子,种菜是“点号”的一项主要工作。过去的很多年里,由于“37”号远离部队驻地,生产、生活用品一直靠外运。近年来,战士们通过努力,开辟出了一块菜地,吃上了自产的蔬菜。

  我们采访的当天,董建涛带着战士们在温室里忙活了一个上午。这天,他们培育的大棚黄瓜刚刚长出嫩芽。“一过9月,这里早晚温差就很大,露天菜地的菜长得很慢,到了冬季主要靠大棚蔬菜。”

  宿舍旁边有一间电视房。一台电视机是战士们接触外界信息的唯一通道,每晚7时,他们都秉承部队的惯例——收看央视新闻联播。“我们都是年轻人,不能忽视了学习。”董建涛告诉记者,在看到一些好的电视节目和军旅题材的电视剧,他经常组织战士们进行讨论,并写出学习心得、体会。

  C 打球巡逻看星星

  辽阔的大漠,孤独的营房,除了正常的操课时间,战士们的业余生活怎么安排?“忙得时候还可以,只要一闲下来,就感觉时间过得很慢。”董建涛说,为了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部队在营区里安装了篮球架,买来了羽毛球。

  “娱乐方式中,打扑克的时候可能多一点。”董建涛说,如果要打篮球,最少也要2对2,“一个人不在就没法玩了”,打扑克人多人少都可以玩。

  一个班长三个兵,这本身就是一个十分有趣而绝妙的组合。拿军事训练来说,如果4个人都在,可以走队列,也可以打擒敌拳。但如果少了一个人,再站出来一个指挥官,两人难成行,连训练都搞不成。

  食堂门口拴着一条花白相间的小狗,记者刚刚靠近,它便“汪汪”直叫。董建涛说,“它叫欢欢,算是一个特殊的‘战友’。”而在这里,他还有3个这样的特殊“战友”。“都是驻地部队的战友专门送来给我们做伴的。”董建涛说,由于“点号”地处大漠之中,有时,好几个月都见不到外来的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而这4个特殊的“战友”给了他们很多的快乐,闲下来的时候,他们会精心地为它们打理毛发;巡逻的时候,他们会牵着它们行走在沙漠的边缘;深夜里,他们还会和它们一起,在营区前的空地上,看深邃的夜空以及转瞬即逝的流星……

  营区的门口,是刚刚新建的宿舍,几名工人正在做收尾工程。过去的半年里,这些建筑工人曾给这个原本孤寂的“点号”带来了更多的生机。闲暇时节,战士们可以和工人们聊天、说话,甚至可以一起打打篮球。

  大门外面的沙地里,有一个用啤酒瓶镶嵌而成的五角星图案,图案的中间,摆着“37”字样。董建涛说,这是2009年他刚到“37号”的时候,看完电视剧《士兵突击》,受里面的许三多的启发而制作的。图案的一侧,战士们用红砖拼出的几行大字十分显眼:忠诚于党,热爱人民,报效祖国,献身使命,崇尚荣誉。

  D “大能人”董建涛

  28岁的董建涛来自山东聊城,入伍已有9年。在战友们眼里,他是个名副其实的“大能人”。“这倒不是自夸,在部队9年,我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董建涛说,他不仅学会了电器修理,种菜也是一把好手,啥时候下种,啥时候施肥,啥时候除草,他心中有一整套的经验。

  此外,董建涛的厨艺也相当精湛,能烹饪出10多道精美的菜肴。部队的独立生活,还让他学会了拆洗被褥,缝衣裁剪,“除了不会生孩子,女人的手艺我都会。”他打趣地说。

  董建涛还是一个业余的心理“专家”。很多新战士到了部队,尤其是分到“点号”之后,心理落差很大,继而产生心理问题。近年来,董建涛通过自学,掌握了一些心理咨询知识。每当战友心理方面有了障碍,他就运用学来的知识,耐心疏导。“在‘点号’待,必须要有一定的恒心和耐力。”董建涛入伍后先后在3个“点号”执勤,而“37”号是时间最长的一个。过去的近3000个日夜里,为了让自己适应“点号”生活,董建涛尽量“自己给自己找事做,哪怕是到营区里捡树叶”,这样才能不孤寂。而正是这种特殊的消除寂寞的方法,让他在部队生活中,学到了很多技能。“其实,‘点号’离大部队远,完全可以稍微放松一点,但我还是要严格要求他们,并严于律己,以身作则。”董建涛说,作为班长,他正在把自己“找事做”的作风言传身教给身边的战友,一方面消除他们的孤独感,一方面让他们掌握更多的技能。

  董建涛到“37号”已有3年时间,很多战士来了又走了,而他是“铁打的班长”,一直留守在这里。

  采访结束的时候,我们在“点号”门口与一个班长三个兵以及他们特殊的“战友”告别。夕阳中,“37号”渐渐变小,成为一个小小的点号,最终消失在大漠深处。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大门 被褥 被子 白杨 床单 

编辑: 宋犇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