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日报 > 六版 正文

【社会视点】一场没有赢家的利益博弈——景泰黄河石林景区封门事件透视

作者: 本报记者 齐兴福 稿源: 甘肃日报  2011-10-12 00:03


  关注

  国庆长假期间,我省绝大部分景区迎来了又一个旅游高峰,然而,作为国家4A级景区的景泰黄河石林景区,在此期间却闭园谢客。9月30日,由于景区所在地村民与景区大巴司机发生冲突,引发数百名村民封堵景区大门,致使游客无法入内。10月7日,景区才恢复营业。

  近日,记者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调查。堵门事件实为景区运营商与当地村民之间的利益之争。然而,这却是一场没有赢家的利益博弈:黄金周期间,景区运营商及当地村民均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景区形象更是严重受损。

  “小冲突”引发村民堵门

  景泰黄河石林景区位于景泰县中泉乡龙湾村。近年来,在当地政府的努力打造下,黄河石林以其独特的地形地貌成为我省一处知名的旅游景点,游客接待量逐年上升。

  9月30日上午,龙湾村村民周富山驾驶一辆农运车行至黄河石林景区门口时,与负责游客运送的景区大巴车发生纠纷。

  这原本是一个简单的交通小冲突。然而,时间不长,龙湾村村民在景区门口大量聚集,并封堵了景区大门,阻止游客进入。

  事发后,景泰县有关部门迅速到现场进行协调处置。在协调中,龙湾村村民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要景区管委会打破现有的门票捆绑销售方式和游客交通运输方式;二是要求有关部门同意村民集资购买的游轮下水参与运营。

  由于大门被堵,游客无法入内,国庆期间,景泰县组织有关人员通过多种方式劝返前来观光的游客,致使许多游客慕名而来,败兴而归。

  10月6日晚,景泰县有关方面口头上同意了村民的要求,封闭7天的黄河石林景区恢复运营。

  堵门背后的利益之争

  10月9日10时许,记者来到了景泰黄河石林景区大门口。虽然已经恢复了运营,但景区门前仍空无一人。

  “堵门事件并非偶然。”龙湾村村委会主任刘兴肃说,根本原因是因为景区管委会“一味地照顾景区运营商的利益,而忽视了当地村民的利益”。

  刘兴肃告诉记者,目前,游客要进入黄河石林景区,每人须购买110元的旅游综合票。

  刘兴肃称,由于景区大门修建在村口的山顶上,是龙湾村唯一的出入通道,一些游客仅仅想到龙湾村的农家乐吃顿饭,也须买110元的门票。有时,一些村民家里来了亲戚,需要亲自到大门口去核实迎接;同时,这种“一票通”的旅游综合票对游客不公平,“剥夺了游客自主游乐的权利”;另外,由于旅游车辆都停在村口的山顶上,游客想从龙湾采摘一些农产品,但搬运起来十分麻烦,影响了村民收入。“110元的旅游综合票中,我们当地村民获取的利益少之又少。”刘兴肃称,综合票中30元的门票归管委会,剩余的80元包括20元的大巴车费、15元的电瓶车费、30元的快艇运费以及15元的羊皮筏子运费,前三项收入均被景区三家运营商获取,最后一部分才是本村筏子工的收入,“一个筏子工一年的收入也就5000多元”。

  刘兴肃称,为了让更多的村民通过旅游获得更大的利益,今年9月,龙湾村村民自愿筹资入股准备成立村民自己的公司,“参与景区运营”。此次筹资中,全村530多户村民中有518户参股,共筹集资金411.4万元。但当他们利用筹集的资金买来5艘游轮后,有关部门却不允许他们参与运营。

  9月29日晚,龙湾村召开村民大会,就村民如何参与景区运营进行了讨论。

  9月30日上午,村民周富山的农运车与景区大巴车在景区大门口遭遇,村民随即封堵了景区大门,并提出了打破捆绑售票方式以及允许村民游轮下水运营的要求。“这次堵门事件,根本的原因是村民与运营商之间的利益之争。”景泰黄河石林景区管委会副主任王洪安这样说。

  采访中,王洪安就黄河石林景区门票的销售方式向记者做了专门的说明。他说,该景区现有的门票销售方式并非是所有的游客“必须购买110元的旅游综合票”。一般情况下,他们对旅行社组织的团队旅游实行的是110元的旅游综合票,而对于散客则只售30元的门票,其余的消费项目由游客自由选择。

  王洪安称,由于景区大门地处山顶,与龙湾村的落差很大,山高路险,车辆进入景区需绕过22道险弯。同时,龙湾村通往饮马大峡谷有一条旱路,但该路段地处悬崖之下,上方经常滑坡落石。处于对游客安全的考虑,多年以来,他们一直要求游客在景区大门口下车,由景区大巴车运送至龙湾村,然后通过黄河水运进入主景区饮马大峡谷游玩。因此,村民提出的打破现有的售票及交通方式,主要目的是将来让游客乘坐他们的游轮获取利益。

  “事实上,这些年来,龙湾村村民通过景区旅游带动,生活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王洪安称,在2000年黄河石林景区开发前,龙湾村由于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是全县的贫困村,近年来,通过发展旅游业,全村人均年收入跃居全县农村前列。

  王洪安举例说,除了羊皮筏子,村民还通过农家乐、农家客栈、农产品以及在饮马大峡谷中运营的“驴的”等方式增收,而且“效益明显”。

  对于龙湾村村民购买游轮不能下水运营一事,王洪安说,游轮要参与景区的水上运营必须要通过有关部门的审核,获得相关资质后才能运营,“并非村民所想的买来船就能下水运营”。

  一场没有赢家的博弈

  10月7日,景泰黄河石林景区解除封堵,重新开门迎客,然而,这是国庆黄金周的最后一天。“保守估计,国庆长假中,整个景区综合收入损失在700万元以上。”王洪安痛惜地说,今年,景泰黄河石林景区在包括央视在内的国内主流媒体上的广告投入达150多万元,但这次堵门事件对整个景区品牌形象的损害,“现在还无法估计”。

  由于景区闭园,7天长假中,参与黄河石林景区运营的3家运营公司也不得不停止业务。其中,引发村民封门的大巴车运营商——景泰嘉样祥龙客运部被景泰县委、县政府责令停业整顿。

  此次“博弈”中,龙湾村村民的有关诉求虽然得到了口头答复,但他们并非是赢家。

  国庆之后,天气将迅疾转冷,景区将闭园谢客。今年,龙湾村村民失去了最后一次赚钱的大好机会。记者在采访中看到,龙湾村村道两侧的果树上,挂满了又红又大的苹果,但除了几个收购苹果的商贩之外,村子里游客寥寥。“往年国庆,苹果、大枣、花椒都能卖个好价钱,今年只能卖给贩子了。”一位村民说。“景泰黄河石林封门事件的最大受害者是景区本身,可以说是损失惨重,教训深刻。”兰州一家旅行社负责人这样说。

  堵门事件引发的反思

  一次看似偶然的堵门事件,引发了太多的反思。

  纵观国内,景泰黄河石林景区遭遇封门并非个例。今年8月以来,江西婺源的李坑、汪口、江湾等多个景区均发生过类似事件。

  对此,王洪安认为,这种问题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也是旅游业高速发展过程中矛盾的集中体现。

  王洪安称,近年来,景泰黄河石林景区的游客接待量从2005年的不足3万人增加到2010年的17万人,景区发展离不开政府的开发扶持,更离不开运营商的资金投入及当地群众的大力支持。

  王洪安说,黄河石林开发之初,县上没有充裕的资金投入,当地村民更是无力参与,政府通过招商引资方式,让三家企业参与开发。从运营商的角度而言,他们曾经冒着风险投资,现在刚有收益,村民却来“分食”利益,心中自然不舒服。从村民角度来看,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山水被“卖”给了运营商,而且在红红火火地赚钱,心理也会失衡。

  “景区发展让村民的腰包鼓了起来,富起来的村民想参与景区运营无可厚非,但关键是如何参与,怎么参与?”对于龙湾村村民此次集资购船一事,王洪安十分发愁,他说,龙湾村至饮马大峡谷只有2公里多的水路,游客上行主要靠景泰县平贵公司水运部运营,下行靠村民的羊皮筏子。平贵公司现有8艘游轮,运载能力每趟为320人,除了黄金周,平常周末每天到景区的游客也就300人,“一趟就可以拉完”,而现在龙湾村也买来了游轮,真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同时,这么多的船只在狭窄的河面上同时运营,安全也是个问题。

  “其实,在景区内可开发旅游项目还有很多,村民不应该只盯在别人已经在运营的项目上。”王洪安这样说。

  在这种现状下,龙湾村村民筹资购买的船只在补办手续下水运营后,能获取多大的利益?400多万元的成本何时能够收回?相关人士认为并不乐观。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今年9月初,龙湾村村民就开始筹划集资参与运营。从集资到买船的近一个月时间里,没有人引导他们如何参与景区运营,也没有人帮他们分析游船投资的风险,同时,他们想参与运营的诉求也没有一个畅通的渠道传递,以至于村民们最终以一种极端的形式封门表达诉求,以获得运营权利。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景泰县有关部门组成多个工作组入驻龙湾村入户调查,了解村民的真实意愿,以便研究出一个“让更多村民在景区获取更大利益的路子”。

  与此同时,景泰县有关部门正通过多种渠道消除封门事件给景区带来的负面影响。而对于景泰黄河石林景区的长远发展,一些旅游界人士建议,要从根本上解决村民与景区运营商的利益之争,还需要政府部门通盘考虑,让更多村民参与景区运营,获得更大的利益,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可以让村民参股,使村民与景区休戚与共,利益共享。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入股 收益 价钱 大门 大枣 

编辑: 宋犇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