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日报 > 六版 正文

社会周刊 震后陇南行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本报记者 陈晓军 实习生 伏润之   2008-06-23 03:18  编辑: 枫叶


  尽管“汶川大地震”已过去一个多月了,可从兰州去陇南的道路依然很难走,时有滑坡的石块滚落在路边。一路上,常有运载着粮食、活动板房的重型卡车,从采访车旁驶过;在武都区安化镇,一边是在路边、河滩上搭起的蓝色救灾帐篷,一边堆砌着砖头、水泥等盖房的材料;在文县外纳乡,虽然倒塌的房屋随处可见,但有几个刚放学的小学生背着书包,蹦蹦哒哒地在路边小跑着……

  刚到武都区汉王镇,正逢一排结婚的喜车出发。新郎新娘在亲朋好友的簇拥下,欢笑着走进礼车。虽然裂缝的危房依然存在,但透过窗户似乎闻到了一丝清新的花香味道。

  “价格没有涨,能吃得起。”

  车进武都区,明显闻到一股灰尘的味道。虽然彻底倒塌的房屋并不太多,但无论办公楼还是家属楼,处处可见长达2米多的裂口。一片片颜色各异的帐篷,成了武都人新的居住园区。

  武都区的“帐篷阵地”里,摆了不少经营摊点,从袜子、牙膏、手电筒到胶布,日用品几乎全有。一家商户的老板说,地震以后,大家都住进了帐篷,买东西不方便,我们就办起了“帐篷商店”,人总得活着,我们总不能空守铺面等着“亏损”吧。”

  物价没有出现暴涨。家住武都区运输公司的刘大妈手里提着一兜菜要赶回去做饭,“洋芋一斤8毛,五花肉一斤11块,玉米一斤1块,价格没有涨,能吃得起。”大妈笑着说。

  6月11日晚上,陇南突降暴雨,记者躲进了一顶帐篷。司机于师傅是这顶帐篷的主人,他正在用脸盆接漏下来的雨水。于师傅忙活了一阵子,刚坐下来点了支烟,还没来得及说话,又弯腰从桌子底下抽出一床毛毯,要送给隔壁邻居。“那边住着俩老人,他们只盖着床单,这么大的雨,别冻着了。”于师傅说,“灾难来了,就要互相帮助,不然人就会垮的。”这时又过来几位帐篷邻居。由于于师傅的帐篷相对宽敞些,大伙都愿意聚集到这里聊天。张老师在附近一所学校教书,他说,我们这个岁数的人,从建国走到现在,什么样的困难没有经历过?什么样的困难没有战胜过?不怕,只要人在,大不了从头再来!老人眼角涌出了泪花。边上的小凳子上坐着小两口,女的叫秦文娟,男的叫姚志涛。秦文娟回忆着一个月前地动山摇的一幕,依旧唏嘘不已。“震后,下雨了,我和小秦跑出来的时候身上只装了14元钱,人们都在搭帐篷,我俩没办法,就互相依偎着躲在屋檐下面,冻得直打哆嗦。这时,一位大哥过来问我们,这么大的雨,为什么不搭帐篷?我们说自己没钱,大哥二话没说从身上取出200元钱,‘拿去吧,抓紧时间搭个帐篷躲雨’……”说着说着,姚志涛哽咽了。“200元不算多,可这是金子啊,让我真正懂得了感恩,懂得了关怀,面对源源不断运来的救灾物资,我真的想说,谢谢你们,我们一辈子都忘不了。”

  记者离开时,雨势还很大,于师傅把一把雨伞送给记者,说你们也看到了,我们陇南人是压不垮的!

  6月13日,记者在武都区街头又邂逅秦文娟夫妇,他们已经摆起了烧烤摊子,做起了买卖......“多挤出些钱,总得把房子盖起来”

  在武都区“剪逸”美容美发厅,王永强正在修剪自己的头发。“剪短些,精神点。”他不断给理发师说着。“明天我要去兰州打工,头发乱糟糟的怎么行?”他笑着说道。自从地震以来,王永强每天都高度紧张,照顾着老婆孩子和老人,就是没时间去“修理”头发,他说,“现在基本都稳定了,人也可以出去了,我打算过年再回来,目标是赚4000块钱,给媳妇娃娃添些衣裳,给父母支援些买水泥的钱,他们在农村住,房子倒塌了,现在就在我租的房里过渡。”王永强摸着新理的头发,“算计”着。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下一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