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日报 > 二版 正文

中科院资深院士施雅风:中国冰川学之父

来源:  作者:   2006-09-05 02:00  编辑: 郭栋


  本报记者李满福

  最近一次采访施雅风院士,是在今年夏天的一个中午。

  简朴的客厅,摆放着一张陈旧的方桌、两把椅子,两边则被书架占去了多半地方。施老的夫人沈健指着这些旧家当说:“桌椅都是‘老资格’了,从南京运到北京,再从北京搬到兰州,每次搬家他都舍不得扔。”

  正对门的一面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冰川照片,年逾87岁的施雅风先生注视着面前这张发黄的照片,久久无语……

  1958年6月,中科院考察指定由施雅风组队并建立了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支高山冰雪利用考察队。7月1日,在祁连山腹地的托赖山脉,考察队登上海拔5143米高的冰川最高点。据初步考察和观测,估算出这条冰川的含水量相当于两个北京十三陵水库。这一天是党的生日,他们建议把这条冰川命名为“七一冰川”。7月2日,考察队向北京、兰州同时发出电报,报告他们登上冰川的情况。正在开会的中科院领导当场在会上宣读了这个喜讯,并回电同意“七一冰川”的命名。“这是中国人自己发现并命名的第一条冰川,是中国冰川科学的奠基石。”回想起这段历史,施老脸上露出自豪的表情。初战告捷,施雅风马不停蹄指挥考察队兵分七路,考察了10个冰川分布区。他们统计了32条冰川群,125个冰川组,941条小冰川,描绘和计算了冰川的形态和储水量,在施雅风的主持下撰写了考察报告。1959年初,《祁连山现代冰川考察报告》一书出版了,这部43.6万字的考察报告是我国冰川学第一部区域性考察,成为中国冰川的一个里程碑。

  1973年春夏之交,在喀喇昆仑山区巴基斯坦境内,巴托拉山谷冰川融水爆发的山洪,冲毁新建的中巴国际公路。中巴双方都很焦虑:原址修复,恐此类事情再次发生;公路改道,耗资又非常巨大。经反复斟酌,这项集经济、政治、学术意义于一体的国际性任务历史性地选择了施雅风。

  在异国他乡的帐篷里,用一个石头垫起的木箱作书桌,年已55岁的施雅风创造性地提出和使用了冰川末端运动速度递减法、波动冰量平衡法。经过两年的野外工作和一系列复杂计算之后,专家小组预言巴托拉冰川将会继续前进,但它的极限前进值仅为180米,最终将在距中巴公路300米处停止前进。冰川前进年限从1975年算起为16年,其后将转入退缩阶段,这一退缩将延续到2030年以后。也就是说,公路无需改道,只需加大桥梁孔径即可。这一安全、经济的修复方案为中巴双方所接受。1978年,这条连接中巴两国的友谊之路恢复通行。1980年和1994年,中国冰川学家两次前往巴托拉冰川验证复核,证实冰川的进退、冰面的增减、冰川的运动速度和消融等有关数据,都与当年预报基本一致。美国著名冰川学家迈尔教授称赞:中国冰川学者没有利用计算机等先进设备,而能作出如此精确的冰川预报,是非常出色的成就。

  在施雅风领导下,经过多年筹备,我国第一个冰川研究单位———兰州冰川冻土研究所于1965年成立。其后,他先后组织和领导了祁连山冰雪水资源利用、河西水土资源合理利用以及甘肃工矿和交通泥石流防治等一系列具有开创性和基础性的研究工作,不仅推动了我国寒区水文和干旱区水资源学科的发展,而且为甘肃泥石流灾害防治和河西商品粮基地建设提供了重要决策依据。时至今日,我国寒区旱区科学研究的许多“第一”均与甘肃有关。1978年,他组织中国冰川学家开始了中国冰川目录的系统编制工作。经过24年艰苦工作,终于完成了12卷23册巨著《中国冰川目录》,从而使中国成为世界各冰川大国中唯一全面完成冰川目录的国家。

  如今的兰州已成为中国地球科学研究的三大基地和国际冰川冻土研究中心之一。以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为代表的我国西部生态环境研究已形成集冰川、冻土、沙漠、高原大气、水土资源、生态农业和遥感信息为一体的研究体系,每年承担国家、部委和地方项目超过100项,创造经济效益过亿元。居功至伟的施雅风院士2006年4月荣膺“甘肃省科技功臣”称号。

  学术上取得巨大成就的施雅风院士,还十分注重选拔和培养人才,他培养了李吉均、程国栋、丁德文、秦大河院士及姚檀栋等年轻科学家。他在科学领域树起了一面旗帜,在这面旗帜下,更多的年轻人已加入到这支队伍,继续传递着中国冰川事业的接力棒……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