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日报 > 五版 正文

纪事:晚照如霞尚满天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2004-03-31 11:02  编辑: default



  华发如银,是他们相同的外表;壮心不已,是他们共同的精神。

  他们,就是2003年甘肃省“银龄行动”的参与者,曾经在甘肃农林科技、医疗卫生等领域作出过杰出贡献的专家学者们。如今,他们都已从工作岗位上退休,有的已经年逾古稀。然而,在“银龄行动”的召集之下,这些本该在家中安享天伦的老人们克服了种种不便和困难,带着一腔热情赶赴需要他们的地方,将他们多年积累的宝贵经验和学识无私地奉献给了需要帮助的人们。

  老人们接过“银龄行动专家组”队旗,穿着枫叶标志衫,乘“银龄行动专家组”专车启程西行

  有关资料显示,目前我国仅离退休科技人员就有500多万,约70%年龄都在70岁以下,其中,具有中高级职称、身体健康、有能力继续工作的又占到70%。

  为了给这些老年科技人才提供一个老有所用、老有所为的场所,同时实实在在地帮助西部地区解决发展过程中的科技问题,2003年初,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发起了“老年知识分子援助西部大开发行动”,倡导组织以东部地区为主的全国大中城市离退休老年知识分子向西部地区开展智力援助行动,支援西部大开发。由于老年知识分子大都已华发如银,行动简称为“银龄行动”。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选择了五个省区作为“银龄行动”的试点。其中,上海与新疆、辽宁与青海作为省际对口支援试点,甘肃是唯一一个省内援助行动的试点省份。

  目前,我省有7万多各个专业的离退休科技人员,其中副高职称的占29%。

  他们丰富的阅历和科技专长,使甘肃“银龄行动”的开展有了人才和技术的保障。根据老年人才的现状,结合我省农业为主的实际,在制定方案时确定了以农业为主,辅以医疗、城建规划的援助项目,从省城兰州组织离退休的专家学者分赴省内临泽、肃南及和政县等几个县区开展农林科技、医疗、城建等项目的援助行动。

  2003年4月,甘肃“银龄行动”开始筹备。

  2003年7月29日,“银龄行动”在兰州饭店举行启动仪式。

  4位试点县的老专家、老教授从省委副书记、省老龄委主任陈学亨和专程来兰参加仪式的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张志鑫手中接过“银龄行动专家组”队旗,穿着枫叶标志衫,胸戴大红花,乘“银龄行动专家组”专车启程西行。

  这次“银龄行动”历时3个月,24位专家参与其中,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76岁,他们的行程共计近4000公里。

  老乡们原本认为受害枣树完全恢复可能要3年至5年,而按专家们提出的办法,2年就能恢复到丰产状态。这让枣农们深感欣慰

  今年68岁的马骥早年毕业于河北农业大学,已经在甘肃从事农业方面的工作40多年了。

  他参加的项目是和政县双低油菜产业综合开发技术。而在此之前的6年里,马骥就一直在这里搞科技扶贫,致力于“双低”油菜产业,该项目于去年纳入了“银龄行动”。自己乘班车,再转坐小“蹦蹦车”到县上,自己吃简单的饭菜……尽量减少生活费用;培训、讲课、到现场进行技术指导,尽量将活动经费省下来给老百姓办实事儿,搞更多的科技活动。按他的话说就是“办公家的事,吃自己的饭”。

  在临夏回族自治州和政县实施重点为调整农业产品结构,推广“双低”杂交油菜制种、规模种植和综合开发项目,由省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会长刘毓汉统一协调,省老科协农委会马骥、姚瑜根、黄培荣、敦厚文研究员组成专家组提供技术保障。

  双低油菜最初推广的时候,马骥他们面临的不仅仅是技术问题。一些群众不愿接受这个新品种,就得苦口婆心做工作。而且,由于油菜是异花传粉,所以500公里之内不能再种其他品种的油菜。但也有人专门捣乱,偏就要近距离地种上别的油菜。这样一来,就得耐心与这些人商量,劝他们铲掉自己种的油菜,再给他们经济赔偿。同时要开展技术、管理和组织工作,十分费力。这当中,群众不理解的时候,行政命令也不起作用,可一旦理解了,解决起来就比较顺利。比如,有一个中专毕业的队长,对于安排的制种和推广任务接受就比较快,种植面积也大,后来将周围群众都带动起来了。“我们要让农民掌握他们一看就懂,一学就会,一干就成的实用技术。而要达到这个目的,政府和各个部门都应重视起来,而不仅仅是科技人员的问题。”马骥说。

  “在农村,有知识有文化的农民对于新的事物接受快,让他们去做群众的工作,群众更容易接受,这样就能带动一大片。”马骥深有体会的说。

  他为记者粗粗算了一笔账:过去,和政县的农民种小麦,一亩地打700多斤,去除成本,每亩收入也就三四百元。双低杂交油菜大面积种植后,每亩可收油菜250公斤,收入750元左右,连同油菜籽榨油后出售油渣的收入,每亩就有近千元的收入。现在,临夏州将其作为调整产业结构、增加农民收入的好项目,建设了规模制种推广基地,其中和政县建设示范基地1000亩,平均亩产250公斤,每公斤销售价格3元,除去成本费15万元,千亩地净收入60万元左右,为当地小康建设开拓了一条致富路子。

  王吉庆老人今年69岁,他儒雅温和。

  回想起去年参加“银龄行动”的情形,历历在目,语调和神态里充满着掩饰不住的激情。作为我省农科院的专家,他的活动地点是张掖市的临泽县。

  去年,河西的民勤、武威、张掖、酒泉、嘉峪关这一条线枣树严重受害,其中以临泽最为严重。当地有10万亩枣林,枣产业作为县经济支柱产业,总产值1500万元,同时也是农民增收的主要途径。

  2003年春天,90%的枣树出现干枝,有的甚至绝收。据粗略估计,当年农户损失达1500万元之多,有些农户因此人均年收入减少500元至600元左右。

  作为一个产业,临泽小枣是系列开发,酒、醋及软包装的枣食品等许多项目,所以整个产业损失接近3000万元。这成为农民的“心病”。针对这种情况,由甘农大林果系教授王嘉长、省农科院原院长王吉庆研究员、林果所贾克礼研究员等组成临泽县枣树冻伤害救治项目组。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应该怎么解决?

  县上很关心此事。临泽县园林局枣子开发办公室有专门的技术人员,在我们去之前,经他们研究分析,对枣树受害的原因得出两种不同的结论,一种认为是冻死的,另一种意见认为是旱死的。要求我们去后做出决断。”王吉庆老人说。

  2003年7月28日,王吉庆等4人到了临泽,调查走访了5个乡镇13个村,跟农民正式座谈3次,办了两期学习班。每到一处,王吉庆他们就把受害果树的枝条锯下来剥皮察看,分了不同的类型,长得好的与长得不好的,长在有风的地带的与长在大树庇荫地方的……各种死亡类型都进行了细致的比较、分析。由于县上的气象资料不充分,气温、土壤湿度等只能提供一些比较粗略的数字,所以无法了解详细数据。

  在研究中,他们发现了问题:那些长势很好,灌水、施肥比较多的枣树死亡严重,相反,“懒汉树”——那些不经常上肥、修剪、浇水的反而死得少。另外,2002年到2003年的气温并不是很低,从气象资料上看,也没有超过枣树受害的临界温度。而且,农户们都将枣树栽种在自家门口,水渠就从树旁边经过,看不出缺水的迹象。这些问题很让人费解。

  在对病株解剖分析的过程中,老乡又无意中谈到一个新的情况,引起了王吉庆等人的注意:据老乡们说,春节时放在家里的肉都有味儿了,说明返春温度上升较快,这种情况是以前没有过的。但是,就在正月十五,乡上演秦腔,那一天突然特别冷,老乡们去看戏,穿着厚厚的棉大衣都冻得直哆嗦———这一点在气象资料上没有提供。

  老乡们无意中提供的这个线索给了他们很大启发,由此他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2002年,临泽县枣树大丰收是近20多年来没有过的,正因此,枣树枝干,主体营养消耗太多,而这种消耗未能及时得到补充,形成枣树内部的“体虚”。由于温度回升,枣树体内也开始“活动”,这时候突然降温,枣树难以承受,形成所谓的“生理干旱”。

  赴临泽县专家组通过在5个乡镇、13个村的调查座谈,现场考察,翻阅资料,同业务部门综合分析讨论,从栽培、修剪、施肥、浇水等提出了7条恢复性措施。老乡们原本认为这次枣树完全恢复可能要3年至5年,按专家们提出的办法,争取用两年时间就可以恢复到丰产状态。农大林果系教授王嘉长是省上资深林果专家,先后到临泽沙河镇、鸭暖乡,深入农户讲管理知识、指导科学育果木,分别就枣树受灾的原因、补救措施及管理举办了培训班,参加培训的农技人员和群众达600多人;贾克礼和王吉庆分别撰写了相关的科普材料,并在县委组织的学习讲座上讲授,近百人听了讲座。

  大家反映问题讲得透、原因分析得准、补救措施得力,对临泽县农村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这些实实在在的援助使专家和农民建立了感情,群众反映:“近年来像这样不要报酬,为农户服务的不多,专家们离开亲人和城市,为我们解决难题,精神太可贵了!”

  听说专家们到来的消息,许多牧民冒雨赶来,在半路上迎候。倍受感动的专家就站在雨地里为病人把脉、开方子

  肃南属高原阴湿寒旱地区,农牧民居住分散,生活条件不好,缺医少药的情况比较普遍,风湿、肠胃、心血管、妇科、肿瘤等疾病是当地的地方常见病。由于这些原因,省老龄委决定将首次“银龄行动”的医疗援助点放在这里。援助项目确定为常见病的预防与治疗,另外还要帮助培训当地的医护人员。

  位于祁连山脚下的肃南县,终年都看得见祁连山顶的皑皑白雪。牧民们住的帐篷阴冷潮湿,所以患风湿病、类风湿关节炎、慢性气管炎和哮喘病的很多,而这类病又比较顽固难治。专家们去了之后,为了解决长时间服西药副作用大,长时间服中药又影响脾胃功能的问题,辅导当地医生采用刮痧疗法、火针疗法、艾灸疗法等外治法进行治疗,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既减轻了病人的痛苦,减少了他们的经济负担,也避免了药物的副作用,很受患者的欢迎。他们还将多年积累的治疗慢性气管炎和哮喘病的精方验方都无私提供给了病人。

  大夫们的工作时间每天都在8小时以上。早上8时,病人就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中午12时过了,还不断有人来看病。下午2时上班,6时还下不了班。甘肃省中医学院的针灸专家刘世琼教授是此次活动中惟一的一位女性,今年59岁,她是中药穴位贴疗项目全省高校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得者、研究生导师,去肃南之前,她调整了教学课程,还不得不把老伴一个人留在了家里。在肃南的两个多月间,她接诊和治愈的患者达1000多人次。

  莲花乡73岁的裕固族老人妥进义患气管炎已经10多年,经刘教授三个疗程的针灸治疗,病情基本治愈;杨哥乡有位牧民,患肠炎经常腹泻,他曾到张掖等地求医,总是时间不长就复发了。在刘教授为他针灸后,再没有出现复发现象……刘教授说:“因为这些病人都是从很远的牧区来求医的,实在不忍心把他们留到第二天再治疗。所以,每天不治疗完最后一个病人绝不离开医院。有的农、牧民不能在上班时间来求诊,就找到我们的住处,躺在我们休息的床上接受治疗。”说到这儿,刘教授难掩心中的激动:“我们所到之处,都受到了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虽然很辛苦,但心里很高兴,因为我们又被派上用场了!”省中医学院的张绍重研究员今年已76岁高龄。去年10月12日,他作为省中医学院的第三批援助人员到达肃南裕固族自治县。与张绍重一起去的还有省中医学院骨科教授杨培年及两个年轻大夫。到肃南之后,他们改固定医院坐诊的方式为巡诊,哪里有病人就到哪里工作。

  “到达马蹄寺区时的那两天正好下着毛毛细雨,听说我们到来的消息,许多牧民们冒雨赶来,在路上就把我们截住。我们就站在雨地里为病人把脉、开方子。”张绍重爽朗地笑着说。到了晚上,来看病的人很多,但床位少,张绍重和杨培年就让病人们躺在自己睡觉的床上扎针。老大夫们不辞辛苦的工作感动了当地的老百姓,在肃南县明华区明海乡,为一个五保户看完病后,他马上捧出奶茶、酥油茶和手抓羊肉,一定要请大夫吃。而这样的情形在巡诊中是很常见的,尽管不少家庭比较困难,但是大家都会捧出自家最好的食物款待这些来自省城的老专家们。

  牧民们的善良朴实也感动了这些饱经风霜的老人,张绍重说他与当地的不少人成了朋友,有的牧民不看病、不开药,每天也要到他住的地方来看看,聊几句,还有的知道他是东北人,就特意赶来认老乡。

  “我们离开肃南时,当地牧民们的欢送真是不得了,端着酒和羊头,一定要我在羊头上先割一刀吃,别人才吃。但那羊肉都是下锅不见血就捞出来的,咬不动啊,我全是假牙啊……”张绍重开心地哈哈大笑。

  肃南医疗项目在县城定点医诊,后来深入农牧区巡回医疗和培训骨干,老专家与助手共10人,分中西医两科诊治病员3000多人次,培训医务保健人员430多人次,医诊的患者经过针灸、服药综合治疗,症状改善,病痛缓解。尤其经完整的疗程治疗者,根治和缓解病痛达30%以上。

  县医院定点诊治病员2000多人次,培训医务人员340多人次,培训了当地医务骨干,留下了一支不走的队伍。

  所有老专家都表达了同样的心情:“银龄行动”为他们老有所为提供了一个好机会

  采访的几位老专家中,有的花甲之年,有的古稀已过,但他们健康的身体、旺盛的精力和高涨的工作热情都令记者感叹不已。

  王吉庆教授今年69岁,他笑着说,要说吃苦,还真是有一点。在临泽的那段时间里,他们每天都要下到各乡各村去实地考察研究。有一位70多岁,个子又很高的专家,坐在颠簸的小面包车里,老人的头不时“咚”的一声撞上车顶,疼得他直“唉哟”。

  老专家们白天跑完了,晚上还要坐在灯下整理资料。那时候正是最热的天气,临泽蚊子特别多。有时蚊香没有及时供应,老专家们身上、脖子上被叮的全是大红包。“我带着一本小说,上面全是我打出来的斑斑的蚊子血迹。王嘉长跟我说,快把它抠下来,不然回去老伴儿看了要心疼的!”王吉庆教授笑着说。

  “老人就不能服老!”张绍重说,“我是上世纪70年代从北京中医研究院来到甘肃的,在会宁一呆就是10年,当地的20个公社全跑遍了,下乡巡诊对我来说不是难事。现在我从省中医学院的家徒步走到西关什字一点都不觉得累!”但他还是碰到了头疼事儿。最让他伤脑筋的是上厕所。他住的地方厕所没有马桶式的,老人的腿不太好,蹲下站起都很困难。

  他又不好意思找学生扶他,只好每次多带些纸放在两侧的地上,用手拄地慢慢的蹲下去、慢慢的站起来……

  谈起参加“银龄行动”的感受,所有的老专家都表达了同样的心情:“银龄行动”为他们老有所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人老了,退下来之后的心理状态和在职时肯定大不一样。我觉得自己体力还行,希望能继续为甘肃农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王吉庆教授说。“这次行动对我这样一个退下来的老科技人员是一个激励。我在甘肃搞农业几十年,正在西部大开发的时候退下来,觉得有很多应当做的事情还没有做———这是我一个未了的心愿。”作为有几十年专业经验的老专家,他们走了,看了,做了,也想了。王吉庆教授说:“农业生产结构调整前,临泽县是甘肃产粮大县,产粮多、贡献多,却是个穷县。

  既要增加农民收入———这是第一位的,又要粮食自给,粮食和经济如何平衡?我认为,这个问题是我们‘银龄行动’下一步要入手的问题。”张绍重的体会也是深切的。“到肃南的第一天,我就觉得用药非常吃力,因为好多药都没有。没办法只好跑到药房去看有什么药———有什么药用什么药,而不是应该用什么药就用什么药。”他说。比如治疗某个病有几种药,但有择优使用的问题,没有好的只能求其次,疗效自然打了折扣。在下边,缺医少药的情况很普遍,虽然从表面看上去当地不缺医生,但医疗人员的水平很低,不少都停留在卫校毕业生的水平。张绍重看到,有不少淘汰药品还在架子上摆着呢。

  另外,张绍重还注意到,在肃南就生长着很多中药,有些是野生的,效果肯定比人工种植的要好,但可惜的是没有懂的人指导采集、运用。不只是药,可以用来食疗的东西也不少。“我们在路上经常看到一种小灌木,上面结了红色的小果实,他们都以为是枸杞呢,我一尝,就是沙棘。沙棘可以用来生产保健饮料,它绝对是绿色的,因为没人往野地里施化肥———这些东西都亟待开发。”张绍重面露深深的惋惜之色。

  作为医疗专家,除了接诊病人,他们也为当地的医疗技术扶贫做了大量的工作。在肃南县人民医院,有一支以硕士研究生安永贵为院长的医疗科技专业队伍。

  他们年轻,懂技术,有热情。但由于年龄偏轻,临床经验不够丰富,病人未能对他们建立起足够的信任感,就诊的病人不多。

  专家们下去之后,帮他们开展新的服务项目,落实新的治疗措施,确立今后的临床科研计划,还就地开办“针灸疗法要诀”、“中医骨科病症的治疗和预防”、“中老年人食疗保健品种与方法”等许多讲座。这些活动,县医院领导和医生们都非常欢迎。刘世琼教授兴奋地说,据信息反馈,肃南县医院今年下半年的门诊量比去年同期有很大提高,“冬病冬治”的气管炎病人比“冬病夏治”的气管炎病人多出了一倍。

  在2003年甘肃“银龄行动”开展的3个月里,产生了明显的政治、经济、社会效应。援助行动到边远贫困乡村,为老百姓办实事,让当地群众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银龄行动”也为受援地区创造了经济效益:临泽专家组提出的林果补救措施,使当地灾情缓解和缩短损害周期1-2年;临夏州专家组为该州协调到位专项资金140万元;肃南仅专家门诊费一项为就诊病员减免2.4万元……

  更重要的是,“银龄行动”用事实告诉我们,老年知识分子是个宝,老年人是财富不是包袱。在“银龄行动”开辟的天地中,老年知识分子的智力资源得到了更大的发挥。从老龄工作的发展看,这一行动既是一种创新,又是一种突破,为老龄事业增添了生机,使老年知识分子掌握的科学知识、长期积累的实践经验、解决问题的实际能力得到了充分发挥。而且组织形式灵活,民间组织、社会团体都可以发挥作用,联系广大老知识分子,根据专业特长和地方需要,有计划、有步骤地实施智力援助,为基层和边远地区解决了生产中的实际问题。“银龄行动”也为老龄工作增添了活力,具有广阔前景。现在,全国已有十几个省份纷纷主动索要甘肃“银龄行动”的阶段工作总结,他们都感到,省内援助的方法切实可行,值得借鉴。省老龄委权益处李明远处长告诉记者,“银龄行动”今年还要继续搞,而且要一直搞下去。

  (摄影:李明远)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